李旭利采访稿(原稿)

 时间:2018-07-27  贡献者:流沙的舟ANDY

导读:李旭利采访稿(原稿),【基金对话】 基金经理反思近期大盘巨幅震荡调整中的想到和没想到晨报记者 范恩洁 最近网上流传着一份 1 月时的“李旭利演讲笔录” , 《泡沫与风险》的标题,文章弥漫的 忧患

李旭利采访稿(原稿)
李旭利采访稿(原稿)

【基金对话】 基金经理反思近期大盘巨幅震荡调整中的想到和没想到晨报记者 范恩洁 最近网上流传着一份 1 月时的“李旭利演讲笔录” , 《泡沫与风险》的标题,文章弥漫的 忧患心态, 在如今股指经历两次震荡调整后回头看, 你多少要对文中坦率的表述和清晰的逻 辑心存认同。

3 月 7 日下午收市,比较愉快的日子,大盘终于连续两日止住跌势,距离收复 2900 点 近在咫尺,相约在李旭利(下称李) ,交银施罗德投资总监的办公室,心情想要很沉重都难。

话题于是从那份被引用甚广的“笔录”开始。

记者:那份演讲笔录是什么时间记下的? 李:1 月 21 日(?) ,在一次投资者教育会上。

基本算是比较原生态地反映了当时演讲 的内容和语气。

记者:以时间来看,正好可以说是今年 1 月 25 日第一次调整的“前夜” 。

李:当时真的感觉股票很贵了,可买的品种很难找,所以在大跌到来之前我说“聪明的 钱”已经开始撤了。

尤其是一些国际游资、QFII 在收缩战线,这些资金的全球配置思路发 生了转变。

这些资金短期可能不会回来。

记者:基金没有撤? 李:对的,尤其是节后这次巨幅调整,事后看基金是没有主动卖嘛。

记者:既然感觉到调整会到来,为什么不减仓呢? 李:一方面,虽然觉得市场是涨得差不多了,但是不确定会下跌多少。

当时市场充斥着 乐观的情绪,每天不断有钱进来, “逼”着我建仓买股票。

我做基金经理这么多年,从来没 有像那段时间那样焦躁过。

因为市场的表现不断挑战你的理性, 让你在做逻辑判断时又抱着 一丝侥幸,也许这次跟以往会不太一样。

另一方面,还是在于对市场趋势的判断。

在牛市里 面,我就是把尽量多的钱放到股票中去,而熊市里面尽量让交银稳健变成一只债券基金。

也 正因为如此,虽然短期调整,但我对大趋势的判断没有什么变化,资产配置上还是保持了较 高的仓位。

记者:那在调整之前你们有过什么应对? 李:调仓品种很少,只有像工行这样远远超过我们估值上限的股票在高位减光了。

记者:这轮调整中工行调整幅度也不小,是不是已经到了可以捡回来的程度? 李:近 5 块钱的价格我还是觉得太贵,它不像招行、民生等中小银行短期更有吸引力, 目前合理估值应该在 4 块钱左右吧。

记者:回到前面一个问题。

既然预计到了这轮调整的开头,有没有预计到过程? 李:调整是想到了,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一波调整中投资者的心态波动会这么大。

其实演 讲时那样说,就是希望通过比较震撼的方式告诉基金持有人,今年风险相对去年更大,震荡 会比较厉害,要有充足的面对调整的心理准备。

当然,最根本的,就是面对调整的时候要坚 定长期投资的理念,不要轻而易举就赎回,就被巨幅震荡震了出去。

结果后来发现,好像没 什么用处。

(无奈笑) 记者:结果大量赎回让基金经理操作变得很被动。

李:是的,基金经理没有了卖股票的决策权,决策权是掌握在老百姓的手里,我们只能 被动卖票。

其实这次跌这么厉害,就是两个原因:一是大盘短期点位有点高,二是基金赎回 比较厉害。

记者:在这样的调整中卖股,你首先会选择卖出哪一类股票? 李:我肯定要先走掉不太确定调整幅度的股票,不像茅台,它的调整深度要确定得多。

记者: 我记得你在第一次调整时还判断会延续到 3 月份, 但没想到这么快在节前就冲破 3000 点。

李:所以市场在节后就得到了修正,用暴跌方式回到调整轨道。

记者:也有人把这一次调整跟去年 6、7 月份相比较。

李:两者有本质的不一样。

上一次基本面是完全能支撑的,这一次是不完全能支撑的, 所以调整的时间一定还会比较长, 如果调整很短, 那我真的要重新思考一下中国是不是比我 想象中更有钱。

记者:刚才你说股指也就调了 5%,但实际上很多股票已经调整得面目全非。

李:其实没什么调不调的,就是看企业好不好。

现在跟一个月前的企业还是一样的,如 果你是打算放很长一段时间,就不会去计较 20 元和 24 元的差别。

记者:那经过这番巨幅震荡的调整之后,你对估值的看法是否还一如 1 月? 李:到现在为止指数也就调了 5%,算不上什么像样的调整。

而估值上看,我还是觉得 稍微贵了一些,所以我估计调整的时间会比较长。

因为利润是增长的,现在觉得贵,经过一 段时间之后就不会这样认为。

但这个调整时间,很大程度又取决于老百姓的热情有多高。

最 近基金新发的热情确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看来这个泡泡可能吹得更大一些。

记者:现在来看,哪些领域估值已经相对合理? 李:这轮调整中, 金融板块基本可以重新回到投资的范围, 还有地产龙头、商业、钢铁、 电力等。

记者:能不能谈谈对于这次调整的反思。

李:暴跌教育了投资者,也教育了我们。

对于投资者,应该要意识到,现在正确的投资 方式,在跌去 10%时是申购而不是赎回;对于基金经理,在预计到来的调整中选择做适当 的交易,也许是更进步的方式。

毕竟现在我们面对的基金投资者还不太成熟,内地基金业本 身的费率和税收机制也没有对长期投资起到多少鼓励的作用。

当然, 交易的程度受限于基金 本身的规模,规模太大做交易就很有难度。

记者:有没有对交银稳健今年的收益有个具体的预期? 李:我想年底单位净值 1.8 元左右应该差不多吧,不包括分红等因素的话。

记者:那就是到年底前还有 15%的收益,似乎保守了一点。

李(笑) 。

李旭利演讲笔录摘选 我不客气的说,如果你现在才开始准备买基金的话,建议你检讨一下自己的理财规划。

如果你以前就 是我们的持有人,我表示感谢。

如果你现在过来想买点基金,做点长期投资,我表示鼓励。

如果你是因为 看到邻居或同事都赚了钱,然后也想抢一把钱就走,我奉劝你注意一下风险。

一个基本的观点是,中国资本市场处于一个吹泡泡的阶段,什么能导致泡泡吹的越来越大呢,原因是 对盈利的预期和对市场的信心。

客观的信心受到打击的话泡泡一定会破灭。

在泡沫破灭时最悲惨的不是参与泡沫并抓到最后一棒的人,而是完全没有参与的人。

最乐观的人口红利估计的话,整个资产泡沫有可能会持续到 2017 年,所以有人说中国未来十年是黄 金十年。

从这个角度看,最少到 2012、2013 年的市场是很乐观的。

作为投资者最关心的是,哪些泡泡会吹的更大些?在我们看来,越确定的东西泡泡越能吹大,越确定 的东西增长是比较持续的。

这些基本上在消费领域,大的消费品,消费零售领域,流通领域的企业,还有 服务业,包括金融服务,旅游休闲娱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