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稿模板

 时间:2014-12-15  贡献者:莫琳诺汐

导读:采访稿怎么写.,首届“国家级教学名师”、湖南科技大学教授杨鹏程“这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学者,人格如同青松。”这是学生对历史学者、湖南科技大学 首席教授、人文学院院长杨鹏程的评价。事

采访稿怎么写.
采访稿怎么写.

首届“国家级教学名师”、湖南科技大学教授杨鹏程“这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学者,人格如同青松。

”这是学生对历史学者、湖南科技大学 首席教授、人文学院院长杨鹏程的评价。

事实上,你和他交谈,心中就会升起一股暖流, 一股对苦难的乐观面对,对生命的敬重,对真实的追求的暖流。

“如果让我回到 30 年前,我做梦也不会想到还能当上大学教授。

但我相信苦难对我来 说是一笔财富。

”1949 年出生的杨鹏程,由于父亲毕业于黄埔军校,当过国民党军官,在随之而来的历 次政治运动中,全家遭受了一场又一场的厄运。

高中毕业后,品学兼优的杨鹏程无缘大学 校门。

1968 年作为知青下乡到华容县三封公社新铺大队。

“下乡那天飞着鹅毛大雪,地上 的积雪足足有尺多厚。

单薄的棉衣,冻得瑟瑟发抖。

我用板车拖着父母和物什来到农村时 已近傍晚,生产队临时把耕牛赶到一间牛棚里‘集合’,给我们腾出了两间堆满牛粪的牛 棚,知青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回想当初的生活,杨鹏程仍感到历历在目,不堪回首。

“难道世道就这样,永无出头之日了吗?”10 年知青,无数次抄家和批斗,白天劳动,晚 上或空闲的时候, 总要 “啃啃” 家里没有被红卫兵搜走的两本书: 一本是 《四角号码词典》 , 一本是《毛泽东选集》的注释。

艰难的日子在缓慢地流逝,有谁会意识到在一个文静的青年外表下潜藏着怎样的思想 波涛呢?从文革一开始杨鹏程就在思考,并写下了自己对文革的批判。

1968 年,他的这些 文稿被红卫兵搜走,眼看灾祸就要降临,20 岁的杨鹏程顿感前途黯然。

“士可杀不可辱! 与其受辱,不如„„那一夜,我在长江边上徘徊到凌晨,就在准备仿效屈原投入滾滾波涛 的那一刻,一位打鱼的老人发现了我的异常举动,这位年近七十的老右派说:‘我都没有 想到死啊!你这么年轻,有什么想不开。

你看,天快要亮了’!”老人的话顿时让他感到 一种生的希望在心中升腾。

在忍受多年的磨难后,希望之门终于向他打开了。

1977 年秋天,他从广播听到一则消息:“恢复全国统一招生考试制度”,对这个天大 的喜讯,28 岁的杨鹏程几乎难以置信,毕竟这是深埋了 10 多年的大学梦啊。

1978 年 10 月,他以五门功课 437 分的高分走进了北京师范大学的校门。

为学生打开一扇心门 “1982 年 7 月,我毕业走出大学校门的那一刻,我就在想,是那位老人一句‘天快亮 了’的话,为我打开了一扇心灵的门,他的一句话改变了我的一生,我没有理由不为我的 学生打开一扇心门。

”从此他就把为学生打开一扇心门,作为自己的第二课堂。

1992 年 6 月的一天,杨鹏程在乘坐公交车时,偶然听到他们学校两个男生的对话。

其 中一个学生说,他准备退学回家了。

“在那个年代,能考上大学,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 情啊。

更何况这还是个农村的学生呢?他忧伤的眼睛让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杨老 师下车后把他带回家仔细询问。

原来这个学生父亲早亡家庭困难,高三那年在公路上因突 然的汽车尖叫声受刺激患上了“精神性头痛”。

由于无钱治疗,以至病情越来越严重无法 坚持学习。

“你已经是大学生了,不能半途而废,如果退学,无钱治病,前途无望,几年 后也许你就会变成倒卧街头的精神病人, 咬紧牙关, 再大的困难都要熬过去, 天就要亮了。

” 之后,杨老师找到自己北师大的校友、心理学教授陈恩辉老师为这位学生免费检查和作心 理治疗。

几个疗程后这个学生的头痛病痊愈了,大学毕业时居然考上了北师大的研究生。

他说:“是两位北师大毕业的老师挽救了我,我也要上北师大深造。

”毕业后他被分配到 宁波一个科研所。

上班后,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杨教授:“您的一句话改变了我的一生, 您是我的再生父母!”“杨教授关心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

无论在学习、生活还是其它方面,既是 我的老师,又是我的父母。

”农村学生周娟说这句话时,已经是泪水四溢。

几年前,周娟 患上了心脏病要动手术,杨鹏程听说后,就带头捐款,在他的发动下,学校掀起了为周娟 捐款的热潮。

很快就捐齐了动手术需要的几万元钱。

杨老师还写信鼓励她战胜病魔,重返 课堂。

“就因为杨教授的帮助,我生命的天空真的亮了。

”周娟说。

2002 级新生小童隐瞒自己患乙肝的情况被学校录取,入学后总是提心吊胆生怕被学校 查出退学。

她写信向杨教授求助,称自己“入学 8 天,做了 8 夜恶梦。

”杨教授收信的当 天晚上,打着手电从学校张贴的新生名单上找到这位学生的宿舍同她谈心。

第二天,杨教 授带她到学校医院检查,结果发现病情并不严重,经过积极治疗,这位学生很快摆脱了病

魔的阴影。

小童说:“杨老师让我在第 9 个晚上做了个甜蜜的梦,也会让我一辈子生活在甜蜜之 中。

”一位师范类女生因患先天性器官缺失症而悲观厌世,甚至写好了遗书,准备自寻短见。

她给杨教授写信说:“我不能为人之妻,也不能为人之母,活着有什么价值?”杨教授得 知这一情况后及时找她谈心,“你不能为人之妻,但可以为人之友,把自己融入集体和社 会;你不能为人之母,但你选择了教师职业,可以为人之师,将来就把学生当作你的孩子 吧。

”后来又送她到湘雅医院治疗,使这位学生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还考上了硕士研 究生。

2000 年 9 月,一位女生上课迟到了 1 O 分钟。

正好电视台在这里采访拍摄,下课后记 者便问了杨教授这样一个问题:“刚才有一位学生迟到了,您会批评她吗?”杨教授同答: “我还没有来得及调查,估计有 3 种可能性:第一种,学习太疲劳,睡过头了,我会提醒 她下次注意:第二种,她是学生干部,可能检查卫生执行公务去了,我会告诉她要‘业余 闹革命’,你还不是‘职业革命家’,不能耽误上课;第三种,可能路上遇到意外情况学 雷锋去了,比如说送同学去医院看病,送老大娘上汽车。

若是这种情况,不但不应该批评, 还要表扬她。

”杨教授的这一番话,博得一片热烈的掌声。

课后那位女生给杨教授写了一 封长信道歉:“我给您添了麻烦,您不但不批评,还给台阶下。

我会永远记得这件事—— 这就是名师的风范,我将来也应该这样对待我的学生。

”“你把学生当亲人,学生也会把你当亲人;你把学生当路人,学生也会把你当路人; 你把学生当敌人,学生也会把你当敌人。

”这是杨教授的名言警句。

很多受过他帮助的人 都对他心存感激, 从北京师范大学到湖南科技大学,一晃 20 多年过去了。

杨教授记不清 有多少次帮助过学生,也记不清收到过多少封感恩信。

每当看到这些学生取得骄人成绩时, 他就会感到无比欣慰。

因为在他的教育下,一批批学生走出学校,走向外面的精彩世界, 他的心愿在学生身上延续。

要给学生一碗水,自己就要是一条溪流 “教育界流传着一句脍炙人口的话:要给学生一碗水,教师自己要有一桶水。

我认为

这种说法大错:桶是有限的,碗是无限的,舀了几次、几十次就会干涸。

而且静止的死水, 时间久了就会过期失鲜。

准确地说,要给学生一碗水,教师自己应该是一条源源不断、生 生不已的鲜活的溪流。

”杨教授提高教学水平有一个“绝招”,那就是每门课结束时都要求学生给自己的教学 写一份鉴定,并要求不写表扬的话,只写批评和建议。

由于是无记名的方式,学生畅所欲 言。

杨教授将这些意见视若珍宝,认真整理,从中了解学生的要求和思想,克服自己教学 中的缺点,不断提高教学水平,改善教学方法。

学校许多教师说:“杨教授是当之无愧的 全国名师。

”杨教授在讲述中国近代史上湖南涌现了一大批杰出人才时,不由得赞誉几句:“唯楚 有材,于斯为盛!湖南的学子该为家乡的建设奋发图强啊!”以此激发学生热爱家乡的自豪 感。

但一位外省的学生听了这些后,很不以为然,在给杨教授的教学鉴定中批评他是一个 “狭隘的地方主义者”,自己作为外省学生感到“受歧视、受排挤”。

杨教授闻过则喜, 在以后的教学中妥善地处理了湖南和中国、爱家乡和爱祖国的关系。

正是依靠了 20 多年 30 余次倾听学生意见再完善自己的教学,才使得他一步一个台阶地拾级而上,向炉火纯青 的境界不断攀登。

杨教授认为教学是一种重复劳动,课程和教学内容相对稳定。

但又不是简单的重复, 而要与时俱进,呈螺旋式上升。

这就要求教师不断自我充电充氧。

他担任中国近代史这门 课程已 20 多年,给各类学生反复讲过 30 多遍。

但他每次上课前都要精心准备,力求把史 学界的最新研究成果介绍给学生。

他教学别具一格的地方在于:详其所略,略其所详,即 对于历史教材讲得很详尽且不难理解的地方少讲略讲,主要讲解教材中的难点、史学界新 的成果或自己对这个问题有研究心得的地方。

杨教授认为教学与科研如鸟之双翼,车之双 轮,缺一不可。

他出版了 3 卷本 80 万字《二十世纪中国史》,以及《湖南灾荒史》、《湖 南辛亥史论》、《困顿与凋敝》、《近代中国史论》、《灾荒与赈济》等 8 本著作。

先后 在《人民日报》、《近代史研究》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 100 余篇。

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2 项和省部级重点项目 8 项。

正因为他具有厚实的学术功底,才使得他的教学不囿成见, 具有创新性和知识性,受到学生的广泛欢迎。

他主持的教改项目“历史专业三结合综合实 习改革”、“历史学为经济建设服务,与科学研究结合,改革传统学科教学模式”和“运 用‘专题性论文写作法’,增强学生科研能力,提高毕业论文质量” 等连续 4 次获省教学

成果奖。

近几年,他领导的课题组撰写湖南洞庭湖区灾荒史研究系列论文已发表 100 余篇, 为政府治理洞庭湖水患提供历史的借鉴。

“善为师者,既美其道,有慎其行”。

杨教授就是这样一位美道慎行的优秀教师。

1991 他被评为省优秀教师,2000 年被评为省十佳师德标兵,2003 年被评为首届百名全国高校教 学名师,在人民大会堂受到温家宝总理的奖励和接见,2004 年被授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的专家,被评为全国模范教师。

近年应各大专院校邀请,杨教授以“以德治学,以德育人, 以德垂范”为题先后为省教育厅及中南大学、南华大学等学校师生作专场报告 30 余场,教 育青年教师树立崇高的师德,敬业爱岗,教育青年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被誉 为“业余思想政治工作专家”和“为心灵打开窗户的人”。